还欠共鸣感一张电影票——「你的名字」观后

和预期的一样,不负一直以来的期待,各方面都很成功的作品。欠诚哥多年的电影票终于还上了。
招牌式光影华丽而细节真实的背景炫目依旧,外包给田中将贺的人设和丰富自然的表情也不再是以往作品里的短板,剧情的完整度和复杂度也是最优秀的一次。
只不过,无论票房和外界怎么评价,大概在自己心里还是超越不了「秒速五厘米」的地位。

在剧情的完整度和讲故事的流畅度上,实际上之前的「言叶之庭」已经做得不错了,只是因为长度不够,没法作为传统意义上的电影铺进院线,所以受到的关注大概仅限于对新海诚一直有了解的小圈子内。
这次剧本的完整性和讲故事的流畅性上,已经在「言叶之庭」的基础上又进了一大步。

然而,剧本层面上是完整了,可唯独在情感的完整性上,似乎为了强行嵌入一个涉及时空穿越、古老宗教、拯救小镇的宏大主题,做得没有「秒速五厘米」那么好。
当然,后者因为是纯现实背景,难度确实低得多,但它之所以是新海诚在此之前最为中国观众所熟知的作品,成功的地方恰恰是情感上。
情感完整性上的断档感,尤其体现在泷和三叶的感情产生得有点突兀,两个人只是互换、而并没有共存过,这种情况下,泷在突然联系中断后产生“不习惯”或“隐隐的担心”、想去寻找三叶是容易理解的,但忽然就产生了“重要的人、不想忘记的人、绝不能忘记的人”这种程度的感情,从效果上总会让观众感觉有点过快。

这里有叙事速度方面的原因,在失去联系并知晓系守镇灾难这个拐点之前的故事在音乐中快速地随着手机上的一条条日记和画面的快速切换一带而过——更别提很大篇幅都用在玩“姐姐好喜欢自己的胸”的梗上,一两次博人一笑,后来觉得玩得有点太多了,尤其是泷喝下口噛酒后重新醒来,喜极而泣“三叶还活着”这种关头还不忘玩这个梗,有点小反感。
虽然从日记的前后日期上可以看出,互换时期是维持了挺长时间的,这样看来日久生情也说得过去,但总觉得不是一条很平缓的情感曲线。
而「秒速五厘米」在这点上可以说是做到了极致,十三年间感情真实而自然的发酵和演化能带给无数人强烈的共鸣感,必然是有其原因的。

但更重要的原因,还是在剧情对两个人感情的定位上。
怎么说呢,太有宿命感了。
观众是生于现世、在现世体味冷暖的平凡普通人——谁要非坚称自己和恋人是前世的谁谁就当我没说。
那么,对平凡的我们来说,能引起共鸣感的感情,永远是自然而生的感情基础在前、忆起时“当时能遇见太好了”或「秒速五厘米」那样“没有珍惜是一辈子的遗憾”的结论在后的。而不是先被空降了一个“我们好像在哪见过”、“是拯救的你的使命让我们相遇的”这样的结论,再去回忆那为数不多的交集的。
虽然后者更浪漫,也或许更适合在电影里表现。
但个人角度来说,比起“好像在哪见过”,还是“见到你太好了”更有真实感。
从这点上来说,是为了适应一个更加复杂和宏大的剧情,略有遗憾的一个小退步。

不过,虽然情感线上的共鸣点不多,但有一段还是非常成功的——当渐渐习惯的互换和联络中断后的那段,泷发疯似的画下所有能记得的景色,去飞驒市寻找梦境中出现的小镇时,那种想见到对方的迫切心情和不详的隐忧在「御神体へ再び」这首BGM忽然加快、带着强烈紧张感的旋律中再也难以掩饰——尤其是当细心的观众已经从气氛的变化和音乐的暗示中猜到了些什么的时候。
当生活中你已经渐渐习以为常的事情戛然而止,当以为睡过一觉就会重新出现的事情从那么一天起就真的不再出现,即使是一个再让你吐槽和埋怨的人,当毫无征兆地从你身边消失而且再也联络不到时。大抵就是这种心情。

说到这,两个人最终失去了对对方名字的记忆,一方面是改写了三年前的历史后、命运线错开后的结果,另一方面也应了外婆说过的“要付出自己最重要的东西”,对泷和三叶而言彼时最重要的就是对方的名字,也算点题了。
当时看到这里,想到的却是命运前人的无力,在需要付出代价的事情上,越是珍视的东西,越是恨不得一直挂在嘴边、生怕失去,就越容易被命运盯上。电影里给了一个美好的结果——即使失去,只要见面时一定会认出对方的。
至于现实中,还是和上面写到的一样,不要把一切习惯了的生活轨迹当做习以为常,用心过好每一天,用心对待每一个陪伴在身边的人吧。

电影里对细节的注重程度到了让人感动的地步,比如,既然明确了真实的时间点,2013和2016年,这方面的细节就体现在了男女主的iPhone型号上,13年的三叶用的是5S,16年的泷用的是6S。
不过,这也引出了一些问题,三叶就没发现和电源键位置不一样了么?说到底,互换了那么久,无论从手机上的日期显示还是电视报纸上播报的日期,13年的三叶发现梦中是16年、16年的泷发现梦中是13年,不该是难事,不过,从“梦里意识都是模糊的,不会留意那么多细节”的角度也不是抹不过去。
类似的问题其实不少,比如,既然泷在规模那么大的摄影展上看到了陨石湖的照片,询问并联系一下拍摄者不就很快能问到非常确切的拍摄地了?何必有靠画速写来找地点这段苦情戏呢——虽然那种茫然感塑造得很成功,像极了仙三里景天拿着那张画得很丑的画像在人间漫无方向地寻找雪见的画面。当然,想圆过去的话,也可以理解成泷当时没有想到。

片尾一度很让人似曾相识,两个人在相向的电车飞驰而过,重新消失在茫茫人海。
如果以这个熟悉的结尾作结,两人间感情因发展突兀和过于美好产生的不真实性会消减不少,或许对作品来说是件好事。新海诚在来华期间的访谈中也说自己更倾向于一个悲伤的结尾。
但他依然给了泷和三叶一次机会。
这次真的是One more time, one more chance了。
又一次在余光和不知如何开口的忐忑中,似乎要再次擦肩而过,而这次泷不再是闷骚而可悲的贵树,「你的名字」带给大家的,也不再是「秒速五厘米」那种共鸣感强烈却惆怅难抑的遗憾感,而是种更主动的感情——尽全力去把握重要的东西和重要的人,就会有好结果的。虽然谁都知道现实中这句话的苍白和无力,但走进电影院的那两个小时里,我也不会在作品层面上细究上面所讨论的一切好与不好,更想看到的,像画面里那些不真实的高光一样,也是一个不真实却比现实更温暖的结局。
和剧本完整性的变化一样,新海诚作品里,这种情感上偏向更积极的变化在「言叶之庭」里一样早已开始浮现。秋月朝着雪野咆哮“你啊!你就一直那样,总对重要的事只字不提,然后摆出若无其事的表情,一直孤单一个人吧!“那句是说雪野,也像是说给「秒速五厘米」里的远野贵树,「云之彼端」里的藤泽浩纪,「星之声」里的寺尾升吧。

说到「言叶之庭」,「言叶之庭」里的雪野老师就是「你的名字」里的ユキちゃん(阿雪老师),发型和着装一模一样,都是香菜配音,都在讲万叶集——「言叶之庭」里在讲的是「雷神短歌」(隐约雷鸣,阴霾天空,但盼风雨来,能留你在此。隐约雷鸣,阴霾天空,即使天无雨,我亦留此地),「你的名字」里在讲的是「相闻」(彼处是何人,望卿莫相问。九月露沾身,待卿于黄昏。),雷雨和黄昏同样作为两部作品贯穿始终的意向,在和剧情的契合度上,明显是「言叶之庭」里好得多。

所以,新海诚作品的大标题依然是Distance。当然,「追逐繁星的孩子」这种“诚哥无从归类的污点作”除外。
「星之声」是光年的距离,「云之彼端」是白塔的距离,「秒速五厘米」是东京到栃木间的距离,此后渐渐开始脱离了空间上距离的约束,「言叶之庭」是师生间内心的距离,「你的名字」则是两条时间线间的距离。
人与人之间距离的缩短(或者缩短未遂),永远是新海诚作品里最大的主线。生活也是如此,相逢,相知,相离,相守,万变不离距离的变化。

说说其他的。
虽然平行时空梗的剧情看起来都差不多,但奥寺前辈和阿司在飞驒聊起泷所述的那些经历时,“你怎么看泷说的那些话?”“我想,那个女孩大概是真实存在的吧。”这一段还是莫名地想起了自己写的「空号」。想想写那篇小说时是三年前,自己还是抱着“35岁前做出自己的动画电影”的梦想的。新海诚做出星之声时只有29岁,做出「秒速五厘米」时只有34岁。说放弃也不算完全放弃,做一个「她和她的猫」那样的短片还是有一定可行性的,只是希望能为这样的心愿尽早实现一定程度的时间自由吧。

说到奥寺前辈,麻酱的声音一出场就跳戏到「真田丸」了,毕竟真田丸里的阿桐和「你的名字」里的奥寺前辈都是内心强大、乐观淡定的大姐姐范儿。泷在自己这条时间线里最大的功劳大概是那次飞驒之行促成了奥寺前辈和阿司吧(阿司在炫耀自己8个offer时手上的戒指好像和奥寺前辈手上的戒指是一对)。
讲到这忽然想起来,「你的名字」里,外婆和三叶编绳时打扣的方法和真田纽似乎有点像,真田家的居城上田城就在长野县。而「你的名字」里,系守镇的原型在长野县,陨石坑是在长野的诹访湖取景的,新海诚本人也是长野县出身。不知这些巧合之间有没有关联。

最后,在设计狗天天自嘲“跟我念——学设计死路一条”的今天,主角从女鞋设计师到建筑设计师,新海诚在无声地给我们莫大的鼓励和安慰啊。下一部的主角没准是交互设计师呢(呵呵呵想得美)。
希望那时,欠共鸣感的电影票也能一并还上。

嗯,果然还是努力搬砖去吧:)

Qinsman wechat
关注我的公众号,一个卖馒头,也卖故事的地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