童年

娃娃头、倒带、三八线、小诊所——09年画的四个关于童年的短篇小故事。

第一篇 娃娃头

秦时馒头系列的第一篇。

送给在那个五毛钱的娃娃头都觉得奢侈的年代,一起长大的朋友们

送给发觉有些童年的东西再也找不回的我们。

顺祝在陕西的十四年间,一起拥有过那段回忆的儿时玩伴们生活开心事业顺利。









第二篇 倒带

国内音乐圈越来越浮躁和功利化的心态使得词曲的质量都不如从前,但也并非是不再听新歌的全部原因。

所以呢,变的并非是他们本身,而是我们的心境吧。

那些情歌、那些缠绵悱恻死去活来的歌词,能影响我们那一代人,是必然中的必然。

那时的我们相信歌里的一切美好与幸福都是会真实存在的。

情窦初开的我们力争挣脱家长、学校和老师的束缚,去追寻那些对方同样相信存在的东西。

倒带,献给一起走过那段为歌曲、为磁带,为我们当时都相信的东西而疯狂的岁月的我们。











第三篇 三八线

小时候 有那么一段日子 女生总是白白净净成绩好懂礼貌惹人喜欢,男生总是黑不溜秋调皮捣蛋人见人气

小时候 有那么一段时间 但凡是男生女生坐在一起,每张课桌都有一条三八线,一旦越线后果不堪设想

小时候 有那么一段时光 女生在男生面前总是白天鹅般盛气凌人,男生在女生面前总是丑小鸭般自卑又嫉妒

小时候 有那么一段课间 追打女生是每个男生如同保卫祖国一样义不容辞的责任 打男生的小报告是每个女生如同报效社会般不容推脱的责任

小时候 有那么一种感觉 你欺负我我欺负你的一个小男孩和一个小女孩,忽然发现对方原来不是那么可恨

小时候 有那么一种喜欢 叫欺负。

小时候 有那么一种欺负 叫喜欢。

三八线,纪念我们那段那男女生之间磕磕绊绊又趣事不断的时光:)

本集请勿对号入座 如有巧合 实属悲剧















第四篇 小诊所

画里提到的这家小诊所是原来住在秦宝小区时楼下的一家诊所。印象仅有的几次生病都是在那里看的。

小时候很皮实,没怎么生过病,偶尔感冒发烧主要都是因为踢球疯玩完了自己又不注意加减衣服。

诊所里,夫妇俩都是医生,后来带多了几个小医生小护士,比如画中提到的那位大姐姐。门口种了很多花花草草,二楼那家也在平台上种了很多植物,诊所于是就围绕在一团绿色之中,无意中让来这里看病的人都多了一分很快好起来的信心。

当时,每次在那里看病都很顺利地好了。于是心里一直觉得这家小诊所很厉害,不管什么病都能很快好起来。

暑假回陕西时还专门走了很远的路回去看,但好像是已经停业很久了。

所以,封面上这幅场景,只能存在于馒头的世界里了。

小时候真的觉得生病没什么,有那么强大的小诊所,更重要的是,有老爸老妈照顾着,生病期间我要做的就是好好享受卸下书包的几日清闲,就很快康复了。

可是呢,大人了,很多事情都变得不一样。

比如生病再也不是“享福”的象征,医院成了所有人最不想去的地方。

比如一些病,不再是楼下的小诊所能治的。

比如一些时候,要独自面对疾病的痛苦。

上星期天半夜高烧到40度多,还好,住在老爸那里,马上就能被送到医院。在佛山一院打点滴从2点打到5点,烧退了后神智清楚了些就开始想些事情,心里苦笑,这么大了,还能让老爸陪着来医院,真是奢侈。

不过,也许也是最后一次了吧。我平时也一般不生什么值得进医院的病,下次再进医院都不知道自己进的是哪里的医院了,广州杭州北京还是合肥,是不是挺值得期待的?哈哈。

回来的路上就在想,老爸将来身体不好了,有突发情况时,我能开车送老爸去医院就好了。

其实我们都该问问自己,为自己遮风挡雨几十年的父母也要迈入暮年,曾经送过我们多少次去医院的他们有需要时,我们有多少人,能够立马从工作从疲惫中义无反顾地抽身、甚至从一个城市赶到另一个城市,陪陪老人家呢。

小诊所,一起回到那段很多小孩子都“喜欢”生病的童年。

我们面对突如其来的疾病时,每个人内心其实都有一个像儿时所相信的那个无攻不克的小诊所。

有它在,就什么都不怕了:)












Qinsman wechat
关注我的公众号,一个卖馒头,也卖故事的地方:)